文学想象力是一种心灵能力营养

2021年01月16日 • 中医减肥 • 阅读 2

文学想象力是一种心灵能力营养

文学想象力是一种心灵能力,更是一种心灵知识的状态。创意的种子要萌动发芽,就要冲破心灵的板结土壤。 秩序化社会与秩序化的知识。秩序化是人类发展的社会性诉求。人类的实践交往过程,是人的社会化的过程,也是人的秩序化的过程。人的社会属性也便形成,故云“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人的社会化过程也是秩序化知识的形成过程。神话是人类秩序化早期知识,氏族图腾是早期人们秩序化想像的产物。历史知识是秩序化知识的再生产,伦理知识是生命本身的秩序化知识谱系,这一点中国最鲜明。神学与哲学其实都是在建立一种秩序。个人也生活在秩序化的知识之中。 想象力艺术与秩序性知识的打破。秩序和秩序化知识的建构过程是通过想象力实现的,如一种社会图景的想象,以及伦理知识和历史知识的形成;而秩序与秩序性的解构过程也是通过想象力完成的,如新的社会知识与新哲学知识的建立。想象力也是打破知识秩序,重建知识秩序的能力。有创意的艺术世界的建构,是通过想象力实现对秩序性知识打破与个体化知识的重建。 艺术想象力与文化最近发展区。艺术想象力的实现也需要一个最近发展区,这个最近发展区就是民族文怎么都能在一起!下一条 Next post: 最易癌变的9个人体部位化中的想象力。艺术想象力不是拍着脑袋完成的,它必须有个“前结构”。没有道教的求仙文化,就不会有李白的“仙国”;没有道与佛的知识表象,就没有曹雪芹的甄假宝玉创生于佛之三身和道生虚实;没有汉赋的主客问答、没有禅宗的水月意象,就没有道教羽化成仙;苏轼的前后《赤壁赋》,有学者讲“黄州成就了苏轼,苏轼也成就了黄州”;深推之,这不是一个地理学意义上的黄州,而是一个文化的最近发展区和文学想象力意义上的黄州。文化中的想象力因素,常是文化秩序性知识的对立因素。文化发展需要有异质性因素,如果中国只有儒家文化知识,恐怕就没有中国文化、中国艺术的高度和厚度了。就一个作家的知识积累来说,也需要有与文化秩序性知识相对立的异质性知识。如唐朝人处于多元异质文化共存的知识谱系中,唐人的想象力就异常丰富。没有与俄执政党倡议给学生和军人减负 促观看奥运比赛传统知识相对立的现代性知识,就不会有以鲁迅为代表的中国现代文学。 艺术想象力与知识的子学时代和经学时代。冯友兰把中国哲学分为经学时代和子学时代,推而广之,知识发展也在这两个时代中递变。知识的经学时代就是知识的秩序化时代,即一元化知识统治的时代;知识的子学时代就是多元文化并生、多种知识体系交融碰撞的时代。知识的子学时代会孕育着文化想象力。春秋、魏晋、盛唐、五四、改革开放的时代都是知识的子学时代。在这样的时代,秩序性知识被打破,新的知识因素融入,新的个体化知识有了建立的土壤;许多个体化知识的壮大繁荣,就会碰撞出许多个体化的艺术世界,形成一个艺术创新的时代。经学是子学的秩序化。子学精神是对经学秩序的打破。在尊孔的时代,提倡新子学很有意义,但关键是发扬子学精神,而不是单纯的整理国故,把子学做成经学。 教育的秩序化知识与想象力困境。教育的发展经历了社会本位、知识本位和人本位的阶段,但有时是三种取向交织共存。社会本位的教育,自然带来社会知识和心灵知识的秩序化。儒家文化背景下的教育就会形成秩序化的知识。知识本位的教育,强调知识的独立性,注重知识的体系化和结构化。其本质也是培养对现有知识的认同能力,这种教育形成有关自然知识的秩序化,布鲁纳的教育观就是如此。人本位的教育,就是强调人的发展,强调个人经验在知识形成过程中的重要作用。这种教育有助于形成一种给予个体主体性的非秩序化知识,这种教育有助于培养人的想象力。 教育需要完成秩序化知识的再生产,否则文化无法传承,布迪厄批判的教育再生产其实也是秩序化知识的再生产;但教育也需要完成非秩序化知识的再生产,否则文化就无法创新,就不会有一个民族想象力的再生产。目前中国的教育,受传统儒家文化和西方工业化知识模式的影响除了第一期规画区土地已徵收,主要是培养学生对社会和自然的秩序化知识的认同,而缺少对基于个体的非秩序化知识的培养,想象力教育处于困境。 创意写作与非秩序化知识的建构。秩序性文化和秩序性知识不会建构出时代想象力,一个作家的创造力主要是基于个体的非秩序化知识,如个人对历史的理解,个人人生经验、自然经验、心灵世界丰富程度等。非秩序化知识经验非常强烈的人,就会焕发出艺术创作力。如古代的庄子、李白、曹雪芹、蒲松龄,现代的鲁迅、郭沫若,当代的莫言、于华等。 创意写作主要应建构培养对象个体的非秩序化知识,否则似乎不会起到良好的效果。文学理论、文学史的知识客观上是有关文学的秩序化知识,它会无助于作家建构自己的非秩序化知识,优秀的文学作品是非秩序化的知识,但如果把它纳入秩序化的知识结构中认知,它也会变成秩序化的知识。写作概论、写作技巧等性质的知识更是一种秩序化的知识,对非从事写作者具有扫盲和普及意义,但对创意写作无大帮助。 创意教育的实施过程应重在非秩序化知识的交流。有创意的文学世界是一个非秩序化知识的世界,是一个创新的想象世界。非秩序化知识的持有者彼此碰撞交流,有助于拓宽和建构非秩序化知识构成的世界。这种交流无论是作家之间,还是作家与其他非秩序化知识的持有者之间都是有益的。 阅读与模仿都有助于非秩序化知识的交流。基于创意写作的阅读,有助于在非秩序化的知识世界中寻找陌生化知识刺激,以打破自己固有的秩序化知识。模仿也有助于形成创作的前知识结构,模仿是走向创新的前提,五四新文学、新时期文学的发生都借力于一次整体模仿。写作的创意时代早该到来了,就以老庄那样的姿态大胆走来。“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这里“无”不是没有,而是对一种秩序状态的解构与超越。 (:全心投入大众户外运动市场白俊贤)

朗圣丹媚避孕效果怎么样
太原早泄哪家好
贵阳治疗盆腔炎医院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