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妖气客栈第二百三十三章钱庄营养

2021年01月15日 • 中医美容 • 阅读 0

有妖气客栈第二百三十三章钱庄营养

有妖气客栈 第二百三十三章 钱庄

余生站在凳子上,手里棍子不留情,让南北深怕捅错地方。

“也不看看本少爷是谁。”余生戳着南北肚子。

他从怀里取出腰牌,举给南北看,“识字不?本少爷乃新上任镇鬼司指挥使,城主是我小姨妈。”

“嘚瑟。”清姨抬头看余生一眼,又低头继续端量这夜明珠。

南北仔细查看那牌子,关于镇鬼司,虽与他无关,但城里传遍了。

对指挥使和城主的关系,南北也捎带着略有耳闻,当时还好奇这幸运儿是谁。

万料不到,被他嫉妒的人居然是眼前这小子。

南北的心一时七上八跳,知道踢到铁板了。

“敢讹我,我今天非扒你一层皮。”余生捅着南北肚子,回头对清姨道:“是吧,小姨妈。”

什么!那人是他小姨妈,那岂不是……

南北一晕,昏死过去。

南北坐在凳子上的兄弟也一时慌乱,有站起来的,有呆坐的,凳子一头翘,弄个人仰马翻。

“安静。”余生回头对南北的兄弟怒吼,镇住他们后回头又捅南北,“这就不省人事了?”

草儿也觉着这人太不经吓了,也不知他得知余生“小姨妈的姐妹也是我小姨妈”的理论后会做何感想。

余生不解心头之恨,木棍下移尺许,正要迎头痛击让南北苏醒时,感到脖子后有冷风吹。

他回头一看,那老媪在后面飘起来往他脖子里吹气。

让他更气的是,女鬼凤儿居然也往他脖子里吹气。

“叛徒。”余生把凤儿拍走,又推走这老媪。这老媪也是,都被儿子卖了,居然还护着他。

他跳下凳子来,吩咐白高兴,“他不是要长住么?把他们身上钱取下来,然后扔到后面通铺去。”

草儿说:“直接把钱取了,然后把人赶走不就行了。”

余生把棍子放下,“咱们又不是黑店,得用光明正大的手段把钱挣了。”

他回头看挪步到门口的几个人,“你们去哪儿,不管你们家老大了?”

这几个人摆手,“我们跟他不认识,不认识。”说罢这七个人出门撒腿就跑,只留下了那憨货。

“你怎么不走?”余生问他。

憨货望着跑路的兄弟身影,又看了看墙上挂着的南北,“老,老大还在这儿呢。”

余生意外的看憨货一眼,“你倒是个老实忠心的。”

憨货瞥清姨一眼,见她低头,不服气的对余生说,“你怎么骂人呢,谁老实了,谁老实了。”

他举起拳头,“再说我老实,我血溅五步给你看。”

大哥曾告诉他,出来混的,千万不能老实,谁老实谁被欺负,是以他要以血捍卫不老实的尊严。

“得得,你不老实,成了吧?”

憨货这才高兴的放下指着自己鼻子的拳头。

“嗬。”身后的叶子高惊讶,“这小子身上带这么多钱?”

“多少?”余生赶忙回头凑过去。

叶子高把行囊取下来,“身上有五六贯……”

余生不高兴了,“才五六贯也叫多?”

自从客栈在城里半贯一碗贩粥大卖后,余生早不把那之后五六贯放在眼里了。

“还有一张钱庄凭证。”叶子高取出来,76人这边只有巴莫特和西姆斯贡献6分。之后尽管桑普森还有外线3分命中“上面有七十贯。”

“我了个去。”余生跳起来抢过去,“这卖娘的生意这么赚钱?”

他转身要问那憨货,见憨货正悄悄的喝酒碗里的酒,舌头舔了舔,露出了满意的神情。

这憨货倒是对这炮打灯青睐有加,他惬意的又饮一口,见余生看他,忙要放下。

放下后又明悟过来,他指着余生手里的钱,“老大付过钱的。”

余生才说过要光明正大的挣钱,还真没权利阻止他喝酒,心说这憨货倒是精明的很。

“你喝。”余生扬了扬手里的凭证,“这些钱……”

“巫院给的。”憨货不在意的说,“要是能找到那柄铜镜,他们还要再付一半。”

这柄铜镜显然不是普通铜镜,估摸着就是盲眼说书人说的那铜镜了。

镇子上乡亲对那铜镜一直当作传说,只有包子这些毛孩子当作真的似的在镇子里四处寻找。

现在居然有人出大价钱让人来寻,难道这镜子真的存在不成?

余生又看了看手里的钱,心说若真找到那镜子,那就是无价之宝,这些钱铜屑都买不到。

“我有铜镜,你要不要?廊坊号码前的区号仍然是0316”包子从门外跳进来。

木梯上响起脚步声,余生没顾上看,只是把包子往外面推,“去去去,捡破烂拾来的铜镜就别显摆了。”

“怎么就是破烂了,我那铜镜亮的很。”包子不走。

“你小子钻进钱眼儿里去了。”余生提着他衣领。

“还不是跟生叔你学的。”包子理直气壮。

这下余生无话可说,只能道:“好的不学学坏的。你生哥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余生提着包子衣领,嘴里历数自己的优点,其大言不惭让草儿刮目相看。

清姨作为他小姨妈,更是尴尬的以“呸”表达自己的不屑。

白高兴和叶子高只白眼相看,不敢作声。

因为现在打断自夸的掌柜,无异于自断钱程,这不是恭维清姨能捞回来的。

余生不理她们,继续夸自己,“不抽烟,不喝酒,用情专一,床下童真,床上……”

“呃”,余生一顿,“这个你就不用学了。”

他把包子提到门槛外,“我这么多长处你怎么不学?”

“那你也得有啊。”包子不准备走。

“那尊老爱幼总有的吧?”余生说,他自觉对镇子上的长辈尊敬的很。

“爱幼那里有了?”包子指着自己被揪乱的衣领,“还不如我呢。”

“你哪里尊老了?对你余叔都没大没小。”余生也理直气壮。

他们在门口拌嘴,木梯上下来的何今夕开口了,“你们方才在说铜镜?”

余生回头见是他,道:“哪有什么铜镜,这小子在糊弄人呢。”

“谁糊弄了。”包子在他身后跳着说,“我真有铜镜。”

何今夕不理包子,一孩子手里把玩的铜镜,料也不是他寻找的。

他坐在凳子上问余生:“掌柜的,我正要向你打听铜镜的消息。”

正饮酒的憨货抬头,“你也要找铜镜?”

这个“也”字用的好,何今夕看他,“你也在寻找铜镜?”

“不是我,是我们。”这憨货端着酒碗走到墙边,把南北的胸口拍的“啪啪”响。

七台河治疗牛皮癣
石家庄蓝天中医医院好不好
石家庄哪家男科医院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