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法宝商第章兑现承诺营养

2021年01月15日 • 中医美容 • 阅读 0

最强法宝商第章兑现承诺营养

最强法宝商 第329章 兑现承诺

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就这样吧,陈德终于下了决心。

认真学习《行政许可法》、《公务员条例》

但是,他必须好好地叮嘱一番这大胡子,这东西毕竟非同xiǎo可,故而,陈德就严肃地对艾默森説道:

“艾默森,我就把这一件没有魂体栖息的,留给你研究。但是,你千万要xiǎo心了!这东西,还是半成品时,就已价值二百多万灵石。如有任何一丝关于它的信息泄露,都会带来杀身之祸!一定不能让其他任何人,知道你有这样的东西!你明白吗!?”

陈德的表情是如此严肃认真,让极度兴奋中的艾默森,像是被冰水浇头一般,马上冷静了下来。

他似乎觉得陈德的言语过重,有些试探着问道:“公子,这件事能让我的父亲、母亲大人知道吗?”

陈德严肃地摇着头,斩钉截铁地説道:“他们也不行!”

艾默森表现出的,面对危险的态度,让唐君逸清楚地感觉到,这艾默森虽年长于他们,显然对修真界的残酷一面体验不深。

唐君逸就认真地对艾默森説道:“艾默森道友,你手中的这珍贵稀罕的东西,就像是一柄双刃剑,需要时对自己极为有利,但是也会一转眼,因它所引起的别人的贪念,会要了自己的性命!一diǎndiǎn的松懈,都会酿成大错!”

就这样要是喜欢辣的话,接连被两个大大地年轻于自己,修为又远低于自己的修士所训诫,让艾默森的脸上有些挂不住。

但是,他毕竟是聪明人,正是这样不留情面的训诫,diǎn醒了他,让他认识到了,对此事严保密秘的重要,像这两人所説,这完全事关生死!

所以,艾默森心里原本存有的些微轻忽、侥幸,基本上荡然无存了。

艾默森就有些像是表态一样地説道:“对于它的研究、完善,只能在身边无人,防护、遮蔽法阵没有一diǎn疏漏时,才能拿出来!也只有将它,完全收藏好之后,才能撤掉防范措施!”

陈德听了唐君逸的翻译后,説道:“对了,这两条一定要严格遵循!与人交谈时,一定不要露出任何口风!千万不要对此进行炫耀!你可知道!”

艾默森再没有面子上的顾虑,他立即少见地、面色凝重地diǎn起了头。

这时,唐君逸插进来説道:“六天后,我在醉乾坤酒楼,为你家公子践行,艾默森道友,请你一起来吧。”

这番话,驱散了屋里,因三人前一段的对话,而显得非常沉重的气氛。

艾默森露出了微笑,説道:“好的,我一定来。”

然后,他收好那两件宝贝,道声:“两位公子,告辞。”

然后,艾默森就喜滋滋地,快步离开了房间。

显然,大胡子急不可耐地,要开始研究这半步寄魂法器,钻研将它们完善,并制成成品的方法。

对他而言,这是一个享受和美妙的过程。

艾默森走后,陈德与唐君逸又闲聊了一会儿,唐君逸才告辞。

送唐君逸出门时,陈德才想起来,有一件事竟忘了交代艾默森了,便笑着对唐君逸説道:

“刚才,好像是被艾默森带来的喜气,给冲了一下,有件事我竟忘了。”

唐君逸便问道:“何事?”

“我用前些天的那笔灵石,购置了一座炼器作坊,将其更名叫天逸炼器作坊。这作坊占地颇大,其内房屋不少,足以让利科奇他们几个,全搬到那里去住,在那里修炼。”陈德答道。

“噢!是的,我想起来了,你在天外楼时,答应过他们的,要帮他们搬入真摩城居住的。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兑现诺言了!”唐君逸边走边説道。

然后,他又接着説:“他们几个,如果知道了你的这个决定,我看要乐翻了。阿德,你对手下真是没得説!你可以在醉乾坤酒楼的酒宴上,告诉他们,为这,他做到了窗口服务热情们可以多喝几杯庆祝了!呵呵。”

“哈哈!”听了唐君逸的话,陈德也大笑起来。

几天后,就在醉乾坤酒楼,总共有六十多位年轻修士,聚到了一起。

唐君逸的请帖里,言明了,持请柬的修士,可携带两到三位亲友前来赴宴,而这,正合年轻修士们的意。

因平日修炼枯燥,外出历练、寻求修炼资源时,风险不xiǎo,如有机会调剂一番日常的修真日子,许多年轻修士可是求之不得,能呼朋唤友同乐,则是最好不过。

而在这六十多人里,就有利科奇等人的十几位散修朋友。

这些人,全都参加了,前段时间,陈德、唐君逸共同谋划的,针对万摩真堂的,清幽紫烟玉的暗战。

而这,也是陈德特地交代的。

在离酒宴开始,还有三刻多钟时,陈德就已提前到达醉乾坤酒楼。

现在,他就在这七楼之上,对面坐着唐君逸,两人悠闲地慢啜着,醉乾坤酒楼所提供的上好灵茶。

醉乾坤酒楼,的确乃dǐng级酒楼。这陈德不知名的灵茶,喝起来茶香淳厚、回味绵长,灵动、清纯的灵气自动溢满胸腹之间,然后百溪归川般,悄然汇入经脉之中,根本就是不用炼化的丹药啊。

陈德一边感叹,一边舒爽地享用这灵茶佳品。

同时,他心里,也闪过了这样的念头:单从这醉乾坤酒楼提供的茶水来看,这次的酒宴一定花费甚巨啊!君逸这家伙,还真是有修真世家公子的风范,为了拓展人脉,还真是敢出手啊!虽然説是打着为我践行的旗号。

陈德来这么早,自然是在等人了,等他的自己人。

不久后,艾默森、利科奇、柘莲娜、郝连丽娃、孔拉特、萨米尔等六人,全都到齐了。

自然,这是陈德用传声玉符,通知他们,至少要提前两刻钟到达醉乾坤酒楼。

随即,陈德、唐君逸,便与他们一起,一同进入了一间醉乾坤酒楼提供的密室。

进入密室后,陈德让艾默森开启了遮蔽法阵。想了想,又让艾默森,用随身携带的阵盘,再开启了一重遮蔽法阵。

让陈德身边的唐君逸笑起来:这家伙,秘密很多的样子啊!

等众人落座之后,陈德环顾一周,认真地观察了,自己的手下弟兄的神色、气色。

利科奇等五人,虽身上风尘之色明显,而且衣饰、法衣也杂乱不统一,但是,或英气勃发,或气定神舒,身上完全没有了散修的气象。

因为,散修虽然一眼看上去,逍遥自由、洒脱不羁,但是,感觉敏锐的修士,能清楚地发觉,掩藏在他们的逍遥洒脱之下的那一丝隐忧。也就是气不定。

陈德知道,他们的改变是发自内心的,而内心的改变,会让人身上的气质,随之不知不觉地改变。

这样观察的结果,让陈德忽的感到,身上的更重了。

但是,这没有让他畏缩,反而让他的内心,似乎更坚强了一分。

这样的感觉真奇妙,或许,这就是修炼千念万象术带来的好处吧。

这一瞬,陈德不由得,想到了宗门里的那位鲁师兄。

陈德最后观察到的是大胡子艾默森。

他的神情,就是这屋里最开心和兴高采烈的。

应该是这几日对那两件半步寄魂法器的研究,和完善炼制,让他一直处于幸福的状态之中吧。让他的神色看起来,就像是来醉乾坤酒楼的路上,捡到了极品灵石一般。

看到屋子里,年纪、修为最高的大胡子,是如此一副可爱的表情,陈德脸上不禁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

陈德便微笑着説道:“现在,是要与大家説两件事。第一件,就是与今天的酒宴有关。就是,在酒席之上,诸位一定不要谈论,前一段时间,我们暗中针对万摩真堂,所进行的那场清幽紫烟玉的暗战。”

萨米尔奇道:“为什么呀?那时,我们一大群人,监视、盯梢、演戏,好玩的地方多得很呢?聊起来有趣得紧啊。”

陈德説道:“万摩真堂在这事上,吃了些亏,虽然对他们是九牛一毛,但是事关脸面。而万摩真堂乃老字号的大商家,实力超群。我们得了便宜,就不要声张了,尤其是今天这酒席之上,如此多修士,人多口杂,很容易将消息传到万摩真堂那里,为我们树起万摩真堂这样的强敌。以万摩真堂这样的实力,我们以后,可能有需仰仗它的地方,万摩真堂能成为我们商场上的朋友,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众人听了唐君逸的翻译,有些嘀咕起来,大意是:陈公子还真是xiǎo心啊。

这时,孔拉特问道:“如果那些散修朋友谈起这个话题,我们怎样应对才好?”

郝连丽娃轻松地説道:“岔开话题呗!在酒桌上,这样做,好容易的。”

萨米尔大声説道:“孔拉特何必担心呢,没有想到办法,就灌他们喝酒,就好了。”

众人大笑,气氛变得轻松活泼起来。

陈德趁众人笑声稍歇,説道:“有个xiǎoxiǎo的要求,你们六个人,不能落座于同一张桌子,至少要落座于两张不同的桌子旁。”

太原哪家医院妇科好
成都曙光医院怎么样
忻州治疗白癜风哪好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