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的轻盈柔美搭配

2020年06月02日 • 偏方秘方 • 阅读 0

摘要:慕容的轻盈柔美,米奇的爽朗俊俏,云梦的娴静优雅,月牙的质朴纯净,一如春兰、夏荷、秋菊、冬梅,堪称“树”下“巢”中的“盛京四君子”,把我
摘要:慕容的轻盈柔美,米奇的爽朗俊俏,云梦的娴静优雅,月牙的质朴纯净,一如春兰、夏荷、秋菊、冬梅,堪称“树”下“巢”中的“盛京四君子”,把我们心中的四季装点的姹紫嫣红,分外妖娆。 案头很醒目的位置摆放着几本书名、作者、文字、画面都很诗意的个人文集:慕容诗茵(以下简称慕容)的《落英繁花》,米奇诺娃(以下简称米奇)的《天下谁人识君》,云梦秋思(以下简称云梦)的《今生你最珍惜什么》,三片月牙(以下简称月牙)的《在地球的这一点上》。
更加令人兴奋和自豪的是,这几本文集的作者都是我的亲朋好友,把她们留在我脑海中的印象描绘出来应当是“黑绿蓝红”四种颜色:“黑土乡亲”、“绿林好友”、“蓝天雁阵”、“红颜知己”。
所谓“黑土乡亲”,因为她们都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都住在沈阳故宫的皇城根下——每次聚会都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彼此之间是姐妹,也是哥们儿,一个比一个实惠,一个比一个敞亮,说话办事从来从来也不会掖与百度不同着藏着,痛痛快快,大大方方,那叫一个爽。
所谓“绿林好友”,除了三片月牙,我与诸位虽说同在一个城市过去却素不相识,只是因为来到《榕树下》文学网站并且成为它的一片片“叶子”,这才结下了一段纯净嫩绿的“榕树情缘”:我们都是从文字走入文心,又因文心结下文情的,彼此的欣赏全在于“读”和“懂”。
所谓“蓝天雁阵”,是因为我们在《榕树下》文学网站中又成立了《雀之巢》文学社团,这个文学社团是以一片蔚蓝的天空为精神背景的,是以心灵的飞翔和歌唱为终极目的的,是以团结友爱和勇敢坚定为“雁阵”特色的,如今在这个文学社团里她们都在领飞,慕容是主编,云梦和月牙是编辑,米奇是签约作者。
所谓“红颜知己”,因为她们都是与我心有灵犀特别是风雨同舟的至爱亲朋:月牙自不必说——老夫老妻,患难夫妻,在一段酷暑难当的日子里,是她把我引到这片清清爽爽的绿荫下;慕容是我在《榕树下》结识的第一位文友,可谓“初恋”;米奇的豪爽侠义使我常常模糊了她的性别;云梦的理性散文是我阅读时的首选,赏心悦目。
于是,我用了“盛京四嫱”这个题目来状她们的精彩人生,其实,她们几个也真得都是这盛京城里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官”:慕容是东北名校的“儿童团长”,米奇是蜚声沈城的新闻台长,云梦是廉政勤政的财税所长,月牙是辛辛苦苦的宣教处长。每次见面,我都要站在门口向诸位长官一一敬礼。
有人说现在的女领导里没几个长得象样。其实不然,我们的“盛京四嫱”便是“盛京四媛”——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情人眼里出西施,除了月牙我也不敢说别人漂亮;昭君出塞是最让慕容感动的故事,于是她的心也活了;貂禅亦属魔鬼身材,可是已经很苗条的云梦却说自己:身材没了,只有魔鬼;扬玉环的丰腴之美着实让米奇欣慰,每每怀念唐朝也便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除了“盛京四嫱”和“盛京四媛”,还应当把她们的文字称为“盛京四季”或“盛京四宝”——主要是相对于她们各自的文学底色和写作风格而言的:慕容的文字像“翡翠”,最适合生长在嫩绿的春天;米奇的文字像“玛瑙”,最适合开放在火红的夏天;云梦的文字像“琥珀”,最适合收获在金黄的秋天;月牙的文章像“珍珠”,最适合珍藏在银白的冬天。
先说那文风优美典雅的慕容。
《落英繁花》已经是慕容的第二本文集。她的第一本文集叫做《花,想开就开了》。很荣幸,那本文集的序言是我做的,其中,认识慕容的过程是“初识慕容,是在《榕树下》那片浓浓的绿荫里,有如一缕柔柔的清风,送来一丝淡淡的暗香”“先是在我的文集里看到慕容的评论——剑胆琴心;而后点击慕容的名字再打开她的文集——诗情画意”“最除佩服的是她创作的勤勉和高产……更令人折服的是,于作品中渐渐散发出来的,淡如止水的从容清丽,读起来确有一种弥漫身心的愉悦和感动”。
从《花,想开就开了》到《落英繁花》,有自然的冷暖变化,有人生的春秋更迭,有心理的逐渐成熟,有文学的日趋完美。与前一本书相比,这个集子里的文学姿态更加唯美,更加深邃,更加沉静,因此也更加生动感人。恰如旋子在序言中写到的“成熟而不失浪漫,忧伤而不失明快,轻灵而不失深刻,这便是我读慕容最真切的感受。如果随着时间的脚步细抚她的文字脉络,你会发现,这个才情女子正在走向成熟的路上自信而优雅的行进着,一步一个脚印,扎扎实实,硕果累累”。
在慕容的这本文集中,最为精彩当然也是最具特色的就是她的“电影笔记”。如今已经扬扬洒洒写了二十多篇,其中写到的大都是属于世界属于当代的经典影片,然而,慕容却是用一双比较独特的中国女人的眼睛去看,应当说,她的诠释不一定是作者或导演的原意,却对中国的观众如何理解西方的世界有着一定的引领和点化作用,是“这一个”哈姆雷特。
譬如在《托翁的味道》和《灵魂的舞蹈》中,慕容对于安娜的自杀和劳拉的出走都有相当冷静而深刻的认识,她甚至能够“原谅了渥论斯基”,而且读懂马里奥的舞蹈语汇,这种理性的阅读和表述,是慕容散文的一种升华和进步——除了心灵的独白之外,她与读者的交流更多更主动了。
文学的慕容,也是艺术的慕容;感情的慕容,也是理性的慕容;现代的慕容,也是传统的慕容。
说慕容的文章总是充满了春天的绿意,指的是那种格外轻盈柔美的文学感觉,包括情景、意境、思想、语言,甚至包括题目和画面,都是作者精心设计的,是一枚枚花瓣,是一簇簇花蕊,看上去很容易让人陶醉其中,譬如《雾走黄昏》,譬如《心是等爱的狐狸》,譬如《灵魂的舞蹈》,譬如《芦花霓裳》,都给我们已极大的感官乃至心灵的冲击。
难怪慕容的文章后面总是跟着那么大量的阅读和评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她不是仅仅想着我要说什么,而是继续深入地想着,我要说的怎么才能让读者感兴趣,而能听得懂,记得住。这就是赢得了读者的慕容——如果我们俩的书都摆在书店里,结果可想而知。
再说这文风畅快淋漓的米奇。
认识米奇首先应当感谢妻子,是她向我极力推荐米奇那篇题为《赫图阿拉的记忆》的文章,打开一看,果然不凡,起码是我在《榕树下》从未看到的一种另类风格;继而应当感谢弟弟,是他拿着米奇的《美丽本溪,美丽奶奶》质问我:这么好的一篇文章为什么让你们编辑部给退稿了呢?最终还是感谢米奇,是她送给我的那本《天下谁人识君》,才让我得以全面、深入地认识了这位走南闯北,风风火火的“行者米奇”和口无遮拦,唠唠叨叨的“俗人米奇”。
恕我直言:米奇让人们认识的“君”,不怎么像“君子”的君,倒有点像“君王”的君——纵横天下,恣肆 。
细读米奇,印象最深感触最深的就是她的腿和嘴——是在不停地走和说,拦都拦不住。当然,“不停地走”有赖于她亲爱的“斯基”(司机),不管什么时候,没有明确目标,想走就走,说停就停,走的时候男人开车女人睡觉,停的时候女人点菜男人买单,多“牛”的“君王”,多“马”的“斯基”;“不停地说”既是米奇的长处也是米奇的“短处”,看米奇的文章,一如和她盘腿坐在东北大炕上唠闲嗑,说得都是你想听也听得懂的话,而且一个劲给你讲笑话,不知不觉,天就黑了。
米奇的话属实够多的,米奇的嘴也真够“损”的。她在新闻台做总监,绝对是“党的喉舌”,所谓“总监”便是总在监督她的下属别说错话。可是回到家里或走在路上的米奇用不着活得那么累了——班上憋了那么久班下更需要释放,好话说了那么多也需要说些“坏话”,这个世界既需要“夸”也需要“骂”,于是,读米奇的文字常常于调侃里见嘲讽,甚至于嬉笑中听怒骂:从社会弊端到人格缺陷,从市政建设到交通警察,从日本鬼子到工商收费……女人骂人,文人骂人,好人骂人,除了迫于无奈,也是一道风景。
习惯特立独行的米奇。目无“组织领导”的米奇。难怪我请他做《雀之巢》编辑碰了一鼻子的灰,难怪我拉她加入省散文学会又碰了一鼻子灰。
喜欢米奇的文字,还因为它的的确确是一种独属于北方女人的文字,从形式上说,不做作,不矫情,不浮艳,从内容上说,大都是黑土地上的风土人情:沈阳的冷面店、大连的鱼贩子、本溪的美丽奶奶(最生动的是老人家听人夸她孙女俊就说长相随爹,听人说她孙女丑就说模样像妈)、抚顺的满族老城、丹东的颠轿、通化的旅馆、浑河的源头,高勾丽的祖坟,还有山东大妮儿、山西牛肉、内蒙草原、甘肃沙漠……于是感到惭愧,我的文字里一直少有北方的风景,抑或“只缘身在此山中”吧。
接着说文风沉静理性的云梦。
那一天接到省散文学会康老师的电话,问我在《榕树下》文学网站的笔名,然后告诉我:有人说她早就知道黑人阿明了,现在要和你说话,接着,电话里便传来清脆的笑声——我和云梦就这样认识了。那是一个万物复萌的春日。阳光透过玻璃窗,晒在脸上暖洋洋的。
每次见到云梦的感觉也是暖洋洋的。她的人非常随和谦逊,接人待物彬彬有礼,宴请朋友们的时候总是不断地站起来敬酒,把真诚的祝福用精彩的语言送给在座的每一个人,让你感动不已。可是工作中的云梦却是另外一副样子,非常的严肃认真:当过外语老师,做过中学校长,管过财政稽查和文字综合,干什么像什么,一丝不苟,原则问题上毫不含糊。
都说人在逆境中想写字,都说受伤的女人爱作文。云梦却不是:事业辉煌,家庭温暖,是在极其平和安宁的状态下用心写作,是在孜孜默默地圆她儿时的梦想:出版一本珍惜今生抒发心声的文集,把书稿变成铅字,让独语引起共鸣,使生命得以延续。我知道,云梦在印刷厂里看到她的第一本样书时,眼前一定是模糊不清的——那是从她身上剥离的又一条鲜活的生命啊!
通读云梦的文集,的确有“云”的飘逸,譬如在《心灵瞬间》和《快乐处方》等单元中“体验生活带来的阳光,赋予自己美丽的心情”;有“梦”的迤俪,譬如在《稳馨家园》和《友情岁月》等单元中“回味着父母亲人赠与的关爱”“并在回味中让快乐充满整个身心”;有“秋”的丰硕,譬如在《书斋夜话》和《岁月遗殇》等单元中“让大家共同收获思想的硕果”并且“圆满着那些悲伤的结局”;有“思”的静谧,譬如在《秋思随笔》和《人生偶得》等单元中一边“品味着生活的馈赠”一边“诠释着人生的内涵”。
这便是我眼里“云、梦、秋、思”,于是也便进一步读懂了这本文集的名字:今生你最珍惜什么?
究竟什么最值得我们珍惜呢——每一轮太阳,每一个梦想,每一段友情,每一篇文章……最近,云梦、慕容和月牙相继参加了省散文学会,云梦的一篇散文还获得了省级文学大奖,大概这才是她最珍惜的奖励吧。
最后说朴实无华的月牙。
所以把她排在最后,是因为我做事通常采取“先难后易”的原则;所以介绍她比较容易些,是因为我们已经有了三十多年的交情;所以能够携手走过怎么多年的风风雨雨,是因为,主要是因为文心相通。
两个人在一起时间长了,许多感觉都会麻木和衰老,只有文学的话题,无论什么时候说起来,都会新鲜而生动。
看长相,许多人都会觉得我们不般配,早就有人还算客气地说过:分明是一朵鲜花插在一个破瓦罐里。究竟为什么呢?也有人出来替我打圆场:郎才女貌嘛。可是,我心里清楚,自己是才疏貌丑,人家是才貌双全。
她上大学,比我早了八年,而且学得就是正经八本的中文;她出书也比我早了七年,那本报告文学集叫《在地球的这一点上》;她的中国古典文学基础非常扎实,凡是叫不准的诗辞典故或修辞语法我就转过脸问她,八九不离十;是她把我介绍到《榕树下》文学网站的,而且最开始的百八十篇文章也都是她帮我打替我投的;如今她是《雀之巢》文学社团里最较真的编辑之一,有些稿子几乎是重写,发表后连作者都快认不出来了。
她就是这么一个特别爱“咬文嚼字”的人,对自己的文字更是苛刻有加,写的多,投的少,写完了觉得不满意至今撂在那里的底稿更是不少。我说:在网上发东西,差不多就行了,哪能篇篇都是锦绣文章。她白了我一眼没说什么,潜台词可能是:怪不得你写不出锦绣文章呢。
她的文一如她的人:一是真,二是实,三是正,四是直——优点缺点都在其中。
所谓“真”是真情实感,一篇《夫,下岗了》,看得我心潮翻滚,久久不能平静;一篇《大情大爱父母恩》,把两对金婚宴上的老人感动的老泪纵横;一篇《榕树凝情,绿色洗心》,曾在“树”下引起轰动,万人阅读,百篇评论。
所谓“实”是文风朴实,在她的文章中很少有华丽的辞藻和跌宕的情节,就是把心里想说的话明明白白地告诉你,譬如《关于冬天的回忆》,譬如《财富》,都是靠内容而不是形式打动人的文字。
所谓“正”是爱憎分明,正气在胸,从不说歪言邪语;所谓“直”是坦城直率,仗义执言,从不拐弯抹角。在《万点烟火,街头踏浪》中,就坦言“街头烧纸”的种种弊端;在《报复与报恩》中,就认认真真地谈论“环境保护”问题,也不在乎我和女儿说这是“老生常谈”。
这就是“盛京四嫱”的锦绣文章,如此“锦绣”不仅是自身的美丽,而且也是相互映衬的五彩缤纷:慕容的轻盈柔美,米奇的爽朗俊俏,云梦的娴静优雅,月牙的质朴纯净,一如春兰、夏荷、秋菊、冬梅,堪称“树”下“巢”中的“盛京四君子”,把我们心中的四季装点的姹紫嫣红,分外妖娆。
当然,时下“君子”本身就不完全带有褒义,何况她们的文字也不可能尽善尽美,于是让我们有了更远目标更高层面的希望和期待:希望和期待慕容的文字涉猎面再宽一些,希望和期待米奇的文字篇并引导用户毫不费力地找到并管理信息。同时幅量再精一点,希望和期待云梦的文字开掘度再深一点,希望和期待月牙的文字技巧性再强一点。
我们的希望已经在望,我们的期待指日可待。

共 520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盛京四嫱,形象鲜活,栩栩如生,在阿明老师的笔下朝我们走来。可见阿明老师的审美体验张扬着意志,表现着强盛且生机勃发的生命力。“文学的慕容,也是艺术的慕容;感情的慕容,也是理性的慕容;现代的慕容,也是传统的慕容。寥寥几句,高度概括,就让读者感受到了慕容总是充满了春天的绿意的文章,对感官乃至心灵的冲击。真想认识文风优美典雅的慕容;文风畅快淋漓的米奇,则像“君王”的君——纵横天下,恣肆 ;云梦感觉却是暖洋洋的。她的人非常随和谦逊,接人待物彬彬有礼,原则问题上毫不含糊,文风沉静理性;月牙的朴实无华,真实正直,让她的文字靠内容而不是形式打动人。“慕容的轻盈柔美,米奇的爽朗俊俏,云梦的娴静优雅,月牙的质朴纯净,一如春兰、夏荷、秋菊、冬梅,堪称“树”下“巢”中的“盛京四君子”,把我们心中的四季装点的姹紫嫣红,分外妖娆。”至此,阿明老师的文笔雕塑家一样,深入审美和艺术的深处,入木三分。让我想起韩作荣老师的一句话:“他们不看,他们窥视;他们不摄影,他们洞察。不做描述,而去经历;不是再现,而是塑造;不是拾取,而是探寻.....展示人物的深层图像。推荐阅读。编辑:霍飞鸿。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8200022】
1 楼 文友: 2014-08-19 08:04:09 阿明老师为我们倾情树立了四位盛京文坛 女官 的形象,鲜活如见真人,四人不同的特点,冲击着我们的心灵,真的感谢阿明老师奉献了如此美妙之文,让读者一饱眼福,受益匪浅。问候阿明老师,并祝秋安!
2 楼 文友: 2014-08-19 1 : :52 在作者笔下我们看到了他心目中的女神如此的不同一般。作者笔下步功夫确实了的,人物形象个性描绘分明,学习了。
 楼 文友: 2014-08-19 1 :48:11 在文学社团里,读者与作者彼此读彼此都是主动的,能从外在读到内在,这对读者而言是多么赏心悦目的一件事呀,而对作者来说又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呀。亲爱的读者们,阿明兄笔下的鲜活的优秀的作者多了去了,你们就期待把,还有更多。
4 楼 文友: 2014-08-19 1 :51: 9 谢谢辛苦的编者和热情的读者,我当更加努力而不辜负你们。
5 楼 文友: 2014-08-19 14:19: 2 人人说东北出美女,现在看要加上出才女了。好文章,能从四本书引出四个人,有各自写出特点,文字幽默风趣,不容易的。
6 楼 文友: 2014-08-19 14:54:01 自己是什么便看见什么,自己有才情便能读懂对方的才情,自己有雅量大盘调整的可能性较大。12月份CPI指数同比增长2.5%便能看见他人的善良与美好,能被阿明老师解读是件幸福的事~ 仁者乐山山如画,智者乐水水无涯,从从容容一杯酒,平平淡淡一杯茶。
7 楼 文友: 2014-08-19 16: 7:41 阿明老师写书评真是高手,从书里评到书外,又从书外进入书中,从书到人,除了书读得细致,见解深刻,还有其中深入持久的友情!我也想把自己的《记得那时年纪小》寄给阿明老师,老师飞笺我您的地址邮编姓名好吗?
8 楼 文友: 2014-08-19 16:45:56 数来,不是很喜欢写文学评论,因为怕深浅难握,也不喜读评论文章,因为此类文章大多无非要么捧刹,要么批刹。更多的是读来味同嚼蜡,不痛不痒。然而,自从认识了这个叫阿明的黑人,我就开始喜欢上了他的文学评,因为他评的不仅仅是文字,更多的是对作者的描述,挥手而就,读来妙趣横生。 十年网龄,收获了文字、友情。丢失了太多ID.期待这里是个可以让倦鸟栖息的良枝。
9 楼 文友: 2014-08-19 19:46: 1 这样的解析,文字与性格相互溶合,一切便立体了起来。我在想,要有怎样的无私,才肯花心思去解读旁人旁文,恐怕这种境界非我辈所能及,倒只能站在一旁喝彩并鼓掌的。
10 楼 文友: 2014-08-25 12:56:51 感谢黑人阿明老师赐稿,您的此篇文章已被新雀之巢文学社团的微信公众账号选择推送给文友共赏,请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quezhichaorongshuxia 后在可 查看历史消息 中查看。 仁者乐山山如画,智者乐水水无涯,从从容容追平比分并依靠点球大战击败AC米兰夺冠。一杯酒,平平淡淡一杯茶。生脉胶囊适合什么人用
面部黄褐斑形成原因
剖宫产术后轻微便秘
经期腹痛怎么办
新生儿黄疸重怎么办
常德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